-河间百姓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国际 国内 沧州 社会 科技 IT 互联网 数码 论坛 游戏 旅游 娱乐 教育 农业 校园 财经 体育 NBA 足球 星座 时尚 美容 服饰 健康 房产 家居 历史 酒店 美食 汽车 招聘 婚嫁 育儿 医院 特产 家乡 儿童 文学 故事 武术
-河间百姓网 首页 沧州文学 查看内容

头年

2018-2-24 13:39| 发布者: 一个人的房间| 查看: 191| 评论: 0|来自: 河间周报

摘要:  最近几天,我一直为归乡的车票而奔波。  电话里得知,大哥也正为车票发愁。我半开玩笑地说:“就算是走,我也要走回去。”大哥认真起来:“弟,啥是年?团团圆圆就是年,咱爹走得早,娘都这么大岁数了,她心里想 ...
 最近几天,我一直为归乡的车票而奔波。
  电话里得知,大哥也正为车票发愁。我半开玩笑地说:“就算是走,我也要走回去。”大哥认真起来:“弟,啥是年?团团圆圆就是年,咱爹走得早,娘都这么大岁数了,她心里想什么你也知道,我们无论如何也要陪她吃顿团圆饭。”大哥一席话,立刻把我拉回到了几十年前。那时候,父亲还健在,每到过年,父亲和母亲就显得特别忙碌,我们小,帮不上什么忙,只知道在一旁嬉戏、放鞭炮。大年夜,当两位老人把菜肴备齐,当杯子里斟满白酒,父亲看着大家,总会感慨:“一年了,忙忙活活,来,喝一口……”
  花开花落,时光荏苒,父亲去世后,特别是逢年过节,我们兄弟姐妹就更加懂得母亲内心深处那份淡淡的,却从未表现在脸上的怅然。于是,我们约定,不论多忙、不论多难,大家都要在过年时回家团聚,尽可能地减少母亲的伤感。
  想到这里,我拨通了朋友的电话,让他试着帮我在网上买张火车票。当我说明情况后,朋友爽快地答应了,没过两天,朋友果然给我送来了一张车票。当我收拾好行李准备出发时,母亲的电话打来了。接通后,我还没来得及张嘴,母亲就说:“孩儿啊,今年车票不好买,我在电视上都看到了,那人呀都挤成了疙瘩。我刚给你大哥打完电话,今年你们就别回来了……”“那怎么行?”我嗔怪道:“我们一年到头回不了一趟家,大年三十还想和您一起包饺子呢,您忘了自己当初是咋说的啦?团团圆圆才是年嘛!”短暂地停顿之后,母亲说:“啥啊?那都是我随口说的,这年在哪儿都一样过?儿啊,平平安安才是年,你千万得听话,火车上人挤人,妈不放心……”
  听着母亲殷殷的嘱托,看着握在手里的车票,不知不觉中我已经泪眼朦胧。这是一位慈母的心啊,她宁肯在新年的鞭炮声中默默地承受孤独,也不要儿女冒一丝风险,原来在她心里,还有比团圆更重要的东西,那便是儿女们的平安。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上一篇:我是一名***员下一篇:月缺之美

最新评论

QQ|Archiver|手机版|河间百姓网 ( 冀ICP备13011500号-1

GMT+8, 2018-8-17 15:50 , Processed in 0.109200 second(s), 2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