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间百姓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国际 国内 沧州 社会 科技 IT 互联网 数码 论坛 游戏 旅游 娱乐 教育 农业 校园 财经 体育 NBA 足球 星座 时尚 美容 服饰 健康 房产 家居 历史 酒店 美食 汽车 招聘 婚嫁 育儿 医院 特产 家乡 儿童 文学 故事 武术
-河间百姓网 首页 沧州文学 查看内容

除夕酒

2018-2-24 13:44| 发布者: 一个人的房间| 查看: 131| 评论: 0|来自: 河间周报

摘要:  我第一次喝白酒是七岁的时候。那年的除夕,爸爸下厨做年夜饭,奶奶打下手。天很黑很晚了,年夜饭才做好。  爸爸搬来一张小坑桌,摆了满满的一桌子菜。这一年的年夜饭,只有我们三个人吃。奶奶是个老封建,不上桌 ...
 我第一次喝白酒是七岁的时候。那年的除夕,爸爸下厨做年夜饭,奶奶打下手。天很黑很晚了,年夜饭才做好。
  爸爸搬来一张小坑桌,摆了满满的一桌子菜。这一年的年夜饭,只有我们三个人吃。奶奶是个老封建,不上桌子,搬把椅子坐在一边吃。爸爸说:“又没有外人,坐过来吧。”
  爸爸自己倒了一小杯白酒,问我:“娃娃,喝酒吗?”奶奶说:“他小孩子喝什么酒。”爸爸笑了,说:“那就尝一尝吧。”说完,拿筷子往酒杯里一蘸,然后把筷子送到我嘴里。我张开嘴,好奇地含住了筷子,只觉得一股辣味直冲嗓子眼儿,我张大嘴,皱起眉头。爸爸见我这一付怪模样,笑了起来,他说:“快吃一口饭,压一压。”我使劲扒拉了两口饭,才感觉好受了一些。
  这是我第一次喝白酒,也是最后一次和爸爸一起吃年夜饭。
  时光已经过去了半个世纪,但这顿年夜饭的情景一直在我的脑海里徘徊,就像昨天刚发生的事情一样。我恨自己为什么有这么清晰的记忆,让我多年来始终承受着爱的折磨,尤其是过年的时候。
  虽然爸爸只陪伴了我短短的七年,就永远地离我而去,但爸爸对我的爱,却滋养了我的一生。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上一篇:月缺之美

最新评论



QQ|Archiver|手机版|河间百姓网 ( 冀ICP备13011500号-1

GMT+8, 2018-5-28 13:11 , Processed in 0.688135 second(s), 5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